<object id="ia8oh"><nav id="ia8oh"></nav></object>

          1. 新聞中心 為國家的工程建設保駕護航
            32年,徐工“攀上”中國機械裝備質量之巔
            ruida 2021-08-25 532次
            今年4月底,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發布了2020年版“全球制造業競爭力指數(以2018年指標為基礎計算)”,中國以0.3716的分數位居世界第二,僅次于0.4769分的德國。數據顯示,自1990年開始,德國始終占據制造業優勢,33年間有29年排名世界第1;而中國的排名則從1990年的第32位上升至2018年的第2位,競爭力不斷提高。
            “高質量”早已成為德國制造業的標簽。德國通過對制造業發展質量的不斷提高,增加高端裝備制造占比,保持與其他國家在制造業競爭力上的差距。
            在這點上,徐工集團工程機械有限公司、徐工集團工程機械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民深有體會。
            2016年初,王民走訪調研中東市場時,親眼看到一臺使用超20年的德國工業泵,在從未更換過備件的情況下仍平穩運轉,在經歷了至少2次大型技改后,還可以滿足當下使用需求。這種異乎尋常的高質量、高可靠性給了王民很大的觸動。
            對于以德國為代表的世界先進制造水平,中國制造業不僅要“比學”,更要“趕超。
            帶著他從德國工業泵中參悟的匠人精神,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王民提出了“技術領先、用不毀”金標準,帶領徐工打響了一場以產品為核心、以質量為“旗幟”、以新興技術為“武器”,打造世界一流制造水平的戰役。
            “神州第一挖”700噸礦用挖掘機在內蒙施工
            掌握自主核心技術,突破質量制約
            從我國制造業發展歷程來看,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以后,尤其90年代歐美國家“去工業化”促使外資公司、合資公司在中國遍地開花,此時的中國制造業看似開始崛起,實際多為國外品牌代工業務,缺少自主核心技術,產品質量也較為低端。
            這一特點始終貫穿我國制造業發展歷程,至今仍在芯片領域鮮明體現。站在制造業的最前線,徐工更能感受到核心零部件技術的缺失對高質量發展的制約,決心攻克工程機械“空心化”問題。
            為此,王民將徐工的自主研發創新布局到了德國、美國、巴西、印度等多個海外研發中心和徐工研究院,它們成為了這些項目夜以繼日、苦心攻關的關鍵載體,最終成功突破高端液壓多路閥、新型電控箱、驅動橋,減速機等工程機械所需的核心零部件制造技術。
            以超級移動起重機為例,徐工以45億研發投入和3項國家科技項目,攻關被歐美幾十年壟斷的超級移動起重機,即使是在數輪行業低迷調整中,徐工依然持續投入,研發資金不降反升,最終突破超級起重機七大核心技術,突破“卡脖子”的智控系統、核心零部件和安全可靠關,甚至在一些關鍵技術指標上反超國際同行,一步步將移動起重機市場占有率做到全球第一,摘下了全球超級起重機技術這顆皇冠上的明珠。
            徐工4000噸級履帶起重機XGC88000盛虹石化吊裝
            擁有了自主可控的核心技術,便擁有了自主制造的自由與創新制造的底氣。徐工大膽將“制造”轉變為“創造”,成功研發了全球最大的4000噸級履帶式起重機、2000噸級全地面起重機、700噸礦用挖掘機和百米級亞洲最高的消防車等一系列代表中國乃至全球先進水平的高質量產品,持續突破世界對中國制造的想象。
            截至2021年6月底,徐工擁有國內有效授權專利8147件(其中發明專利1832件),擁有國際專利105件,累計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5項,中國專利金獎2項,制定并發布國際標準5項。層出不窮的自主研發技術,持續推動著產品質量與制造水平提升,也為徐工帶來了國內外的認可與行業話語權。
            跟上智能變革節奏,拉近質量差距
            縮小與歐美先進制造業水平差距、實現同頻共振,是在徐工率先認識到新一代信息技術對制造業的智能變革浪潮并主動擁抱之時,徐工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建立便是有力證明。
            早在2012年,工業互聯網這個概念剛剛由通用電氣提出,還未被大力推廣之時,徐工便開始先行先試,籌備搭建工業互聯網平臺;次年,德國提出以網絡實體系統及物聯網為基礎,提升制造業的智能化水平的“工業4.0”戰略,其中用到的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與徐工漢云互聯網平臺所使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不謀而合。
            現在,徐工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已成為徐工的智能‘芯片’和創新‘中樞’,連接超80多萬臺設備,包括近3000種設備型號,能夠支持95%以上工業協議為上千家企業提供服務。以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中的云MESAPP為例,其工作基礎是:從設備采集數據,在平臺計算分析,從而對設備遙控操作。而這三項功能不僅可以幫助生產過程減少誤差與瑕疵,更可以提供運營決策優化支持,形成質量提升正循環。
            而疫情帶來的影響,也加深了新一代信息技術對社會經濟平穩運行、生產制造持續進行的重要意義,至今已在多個領域得到驗證,制造業更是如此。
            在這樣的時勢下,徐工推動智能制造戰略進入智造4.0時代,智能應用擴大到產品全價值鏈環節中,以智能化生產為制造提質增效。
            徐工自動化柔性裝配流水線
            距今一個月內,徐工便有兩個智能制造基地竣工投產,其中徐工城市運營專用車智能化生產制造基地采用5G、工業互聯網、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建設轉臺智能焊接線、基座智能焊接線等多條智能化產線,基于5G的設備數據采集準確率和處理效率提升60%以上,“精、大、稀”設備聯網率達到90%,關鍵工序在線檢測覆蓋率可達80%,精準控制生產過程中的每一個終端與環節,保證產品高質量。
            形成特色管理模式,引領質量進階
            在現代制造業的質量管理重點從成本控制到卓越品質的轉變過程中,許多經典的質量管理模式也于不同時期被先進制造業國家提出,例如ISO9001標準、六西格瑪管理、卓越績效模式等。
            彼時,這些對于中國制造業企業來說十分先進甚至陌生的質量管理模式,都曾被徐工率先引入。
            從1990年至今的“全球競爭力指數”排名變化來看,以徐工為代表的中國制造業領軍企業,逐漸追趕上提出這些管理模式的先進制造業國家,如何進一步帶領企業高質量發展、實現對世界一流制造水平的追平甚至超越,一套能夠引導企業高質量發展的質量管理方法論成為解題的關鍵。
            同時,這套質量管理方法論需要基于中國制造業“多處于價值鏈低端”、“質量標準維度單一”等特點,滿足中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需求。
            面對這個難題,徐工給出的答案是:在借鑒國際先進質量管理模式之后,獨創了XPS持續變革系統、“三高一可”高質量發展理念、“技術領先、用不毀”金標準,最終總結形成獨具特色的“徐工‘技術領先、用不毀’助您成功”質量管理模式。
            這套徐工特色質量管理模式的一大亮點在于,最終實現的不只是產品高質量,而是相關方命運共同體的共同成功,包括價值共同體—顧客、事業共同體—員工、利益共同體—股東、產業共同體—合作方、責任共同體—社會。
            站在企業效益與社會責任以及價值鏈的格局之上,帶動五個相關命運共同體一齊發展,是徐工對技術系統、質量系統、客戶需求和企業價值的全方位提升,也是徐工“擔大任、行大道、成大器”核心價值觀更深層次的體現。
            后記:
            徐工乘著中國制造業快速發展的“東風”,大膽創新、銳意進取,踏準了新一輪智能化變革的浪潮,在將制造水平提升至世界一流的過程中,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質量管理模式和高質量發展理念,同時推動相關方命運共同體的發展,代表中國制造企業提供了一份攀登世界機械制造“珠峰”的“中國方案”。
            盡管中國制造業與世界最先進的制造水平仍存在差距,但相比制造業歷經超百年積淀的歐美國家,中國制造業精準把握“高質量”這個發展關鍵詞,從基礎薄弱躍升至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并連續超十年穩居寶座,僅用了76年。
            這樣的“中國效率”由徐工及其他中國制造業領軍者,通過高質量發展合力提升而來,不禁引發我們對于中國制造業引領世界制造業未來的更多想象與期許。

            摘自澎湃新聞。徐工集團是我們公司學習的榜樣。

            a不卡av免费线看-免费毛片播放基地-一极毛片免费视频-黄片手机在线免费观看
              <object id="ia8oh"><nav id="ia8oh"></nav></object>